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2018年进城农民工减少 农民工人口红利在消失吗?

文章作者:www.cqjinxia.com发布时间:2020-03-11浏览次数:561

原标题:农民工的人口红利真的在消失吗?尤其是和文在实践中应避免选择性定居,即优先选择少数高层次人才而不是大量的农民工,打破观念的桎梏,将农民工视为重要财富。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以下简称《报告》),2018年农民工总数为1万人,比上年增长297万人,增速比上年低1.1个百分点。其中,有1万农民工进城,比上年减少204万,下降1.5%(图1)。农民工总数增长率的下降,尤其是城市农民工数量的减少,已经引起许多人对农民工人口红利消失的担忧。

农民工的人口红利不仅仅是“数量红利”

针对这种担忧,首先回答什么是农民工的人口红利。人们普遍认为,人口红利是人口年龄结构红利,即劳动年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较大,抚养率相对较低,为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这一定义中最大的问题是从静态角度衡量人口红利,而不考虑人口流动带来的人力资源的合理配置。事实上,当劳动年龄人口处于劳动生产率较低的第一产业时,即使占总人口的很大比例,也不会释放出太多的人口红利。相反,当大量农民工从劳动生产率较低的第一产业转移到劳动生产率较高的第二、第三产业时,我国的人口红利才会以爆炸性的方式释放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虽然人口红利需要足够数量的劳动年龄人口,但它也必须得到有效提高劳动年龄人口劳动生产率的有力支持。现实是,农民工仍在向非农产业转移。因为,尽管农民工总数的增长率在下降,但农民工总数的增长势头并没有改变。《报告》显示,2018年,农民工人数比上年增加了184万,增幅为0.6%。其中,第一产业的农民工数量持续下降,而第二、三产业的农民工数量持续增加。正如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在年初回应“人口红利消失”时所说的那样。农民工的规模仍在扩大,这些人的充分就业仍能释放人口红利。

更重要的是,人口红利的本质不仅在于人口数量,更在于人口的贡献,而不是消费成本。根据这一定义,农民工对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贡献远远大于他们带来的负担。《报告》显示,2018年,农民工月平均收入为3721元,仅相当于城镇私营和非私营部门职工月平均工资的90.0%和54.1%,同比增长6.8%也比这两个数字低1.5和4.2个百分点。这种差距仍然是由过去几年许多人认为农民工工资上涨过快造成的。两者之间的差异,加上公共福利的不平等待遇和社会保险覆盖率低,农民工对城市的显性和隐性贡献是巨大的(图2)。

所有这些因素表明,农民工一直在默默贡献,无论是显性人口红利还是隐性人口红利。然而,多年来,随着共享概念的引入和实践,通过提高工资和改善福利,移徙工人分享了他们的33,354份巨大贡献的一部分。这不应成为证明所谓人口红利消失的理由,而是社会发展和进步总趋势的重要标志。

抽屉

这组比较数据显示,40岁是农民工流动的重要分水岭。一旦过了这个年龄,许多农民工选择回到农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农民工和本地农民工近年来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大部分流入城市的农民工都受雇于劳动密集型行业,这就要求员工有更高的体力和精力。40岁以上的农民工无法在这些行业工作,最终只能辞职。

此外,由于大量涌入城市的农民工没有能力和条件将家人迁出城市,他们的父母赡养他们中大多数人的压力也在日益增加,他们已经超过60岁,进入老龄化阶段,到了40岁以后。在双重因素下,回到农村是最好的选择。对于返乡农民工,不要说他们中的一些人是直接转移回第一产业的。即使他们在当地从事非农业产业,他们的劳动生产率也将大大低于城市就业,这无疑是人口红利的明显损失。

当我们了解到农民工面临的困难时,我们将会更深刻地理解为什么我们不需要从数量的角度来担心农民工潜在的人口红利。目前,中国农村转移劳动力充足。统计数据显示,中国30%的劳动力仍在第一产业就业,约占2亿人口,而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仅为3.2%。这表明,从农民工的供给方面来看,刘易斯拐点还远未到来。然而,由于“三留守”(留守老人、留守妇女和留守儿童)以及老年农民工难以在城市站稳脚跟,大量待转移劳动力不得不在农村“过冬”,难以实现稳定有序地向城市流动。

新的人口红利来自更合理的农民工流动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要消除阻碍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流动的制度和机制的弊端,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努力实现自己的发展。2018年,中国城镇化率为59.58%。尽管这一数字一直在稳步增长,但与发达国家70%以上的平均城市化率仍有很大差距。尽快缩小这一差距,实现农民工向城市的顺畅流动,是一个重要而有效的途径。

一方面,城市应该更加包容,以更加开放的心态接纳外来务工人员。今年4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报告》号文件,提出完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机制,放开和放宽少数特大城市以外的城市定居限制,增强城市包容性,促进农民工特别是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图3)这一重大决策和部署的关键词是“包容性”,即创造条件让城市接纳更多更好的为其做出重要贡献的农民工,特别是在意识形态、行为和消费习惯方面与城市更相适应的新生代农民工。

当然,在实践中,尤其需要避免选择性定居,也就是说,与其大量的农民工,不如分配少量的高层次人才。相反,我们应该打破观念的束缚,把农民工视为重要财富,坚持存量优先、增量推进的方式,逐步促进农民工在城市的稳定就业,从而稳定下来。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农民工子女在流入地的受教育情况。只要这个问题能够得到有效解决,在当前以孩子为中心的家庭模式下,大量农民工会想方设法在城市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并在当地扎根,为他们的孩子将来更好的教育和发展服务。

另一方面,应加强农民工的职业技能培训,以提高其人力资本。大量40岁以上的农民工退出城市劳动力市场是城市的损失,甚至是巨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