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专题

您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一位广东小型民企老板复工守望:一边焦虑 一边信心

文章作者:www.cqjinxia.com发布时间:2020-03-08浏览次数:1828

一位中小企业主的重返工作岗位观察:焦虑与自信

张锐

刘民强来回跑着准备重返工作岗位的材料时感到进退两难。“它会过去的,不是吗?”2月12日下午,广东一家生产音响的小型民营企业的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实际上没有开工的订单需求,只是为了维持产能和稳定人心。

前几年的这个时候,他和工人们已经开始为三月和四月的订单加班了。但他今年做的主要是提醒员工团队中的每个人暂时不要返工,要注意保护。

虽然他知道如果新的冠状肺炎疫情再持续两三个月,他可能没有地方“换钱”,但他仍然相信事情会在那之前得到解决。他反复提到“信心”。

刘民强的言论类似于前KTV投资人、橙晶酒店创始人吴海在其个人微博中发布的《哎,我只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吴海说,只要疫情能够得到解决,时间可以修复所有的信心问题。政府不必担心市场信心。要做的工作是努力帮助“我们”活到那一天。

2月6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朱武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管理学教授魏伟等学者联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31.08%的企业预计2020年营业收入将下降50%以上,58.88%的企业预计营业收入将下降20%以上。同时,35.96%的企业只能维持一个月,而只有9.27%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或更长时间。如果疫情持续半年以上,90%的企业有可能倒闭或破产。

一波接一波,持续不断。

刘民强早年曾是一些大公司的国际合同制造商。现在他在广州和佛山有两家工厂。他的产品一半在国内销售,一半在国外销售。就业务发展和生产规模而言,刘民强和他的公司在广东非常常见。

今年1月中旬,广东省统计局正式发布数据:2019年广东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0.7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2%,实现6%-6.5%的年度目标。在中国最大的经济省份国内生产总值(GDP)升至1万亿元的背后,有大量像刘民强这样的中小民营企业家在多重压力下为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

2020年春节前,像刘民强这样的企业正在考虑将工厂从广州一路迁到周边的偏远城市,更严格的环境审计,以及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不断变化的外贸形势。现在,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他们的新年生产经营带来了新的压力。

《疫情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及应对思考》年1月28日发布,要求除五大特殊行业外,各类企业2月9日24时前不上班,并对返粤人员的防疫控制提出严格要求。与此同时,全国其他城市也发布了类似的规定,各省之间的公共交通也不同程度地被切断。

延迟复工、跨省交通管制、异地返乡员工14天隔离等防疫控制措施相继出台。对于刘民强这样的企业主,他们是措手不及。根据广东省政府2019年的就业统计,广东大约有3000万农民工。

1月24日之前,大量农民工陆续离开广东回家过年。“许多员工来自广西、湖南和四川。当他们在假期前回去时,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当地雇员可以回去工作。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这样的。”刘民强表示,与可以远程办公的互联网公司不同,它们很难开展网上业务,全国各地娱乐场所的关闭直接导致音频产品的销售几近停滞。

2月6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朱武祥,北京大学汇丰银行管理学院教授魏伟

从刘民强的自我评价来看,他是以上企业之一,占17.03%。就在他即将返回工作岗位的时候,着名餐饮企业西贝裸脸村春节前后亏损7亿元或8亿元的消息,以及新潮媒体宣布裁员500人的消息都穿插着疫情的消息。

2月6日,广东省政府正式发布《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企业复工和学校开学时间的通知》,要求全力支持和推动受疫情影响的各类企业恢复生产。然而,对于许多中小企业来说,这只是一个基于政策的复工。

2月9日,刘民强向广州、佛山地方政府相关部门提交了复工信息。“广州的效率相对较高,第二天我就收到了回复,允许开工建设。然而,由于佛山位于工业园区,审批程序更加严格,目前还没有确定的时间。”

但是开始工作并不意味着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刘民强和不到一半的工人正忙于处理多年前留下的订单,而目前国内市场需求尚未恢复。他现在所做的是加强防疫和控制,每天提醒员工最新的疫情信息和团队中的一些预防措施。他还会将这些工作的截图上传到监管部门进行备份,以显示企业正在开展防疫工作。“外国客户最近询问我们的复苏情况如何,我们是否可以开始工作,我们能做多少。”

根据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两位学者的上述调查结果,在疫情期间,员工工资和五险一补占59.79%,租金占16.59%,合计76.38%。这表明,中小企业中大多数员工的工资和五险一金是成本支出的主要部分,其次是租金。贷款还款占13.45%,三者合计占89.83%。

“这件事肯定会过去的,但是没有办法担心。”刘民强说道。广州一家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口罩和温度计设备短缺,公司选择短期内不开工,但没有太多人事变动计划。“目前,园区租金和银行贷款没有直接压力。不急。收到的信号仍然是积极的,他们愿意减少或放弃这些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