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糖业:行情下行不等于产业下行

文章作者:www.cqjinxia.com发布时间:2020-01-19浏览次数:1040

本报记者孙鲁伟、赵玉恒今年5月宣布,商务部将从5月22日起对进口糖采取为期3年的保障措施。在国际糖价大幅下跌的过程中,这减少了国内糖价的波动。然而,在为期三年的贸易救济过渡期内,中国糖业将如何实现转型升级?9月9日,在2017年第二届中国(郑州)国际期货论坛“糖料子论坛”上,我们看到起步较早的企业已经实现转型。当他们成功规避期货市场的风险时,他们已经走上了品牌之路。现在面临下降趋势,更多的企业应该从风险管理入手,提高行业质量。

淀粉糖代替白糖的市场正在下降。

中国糖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2017年国内糖产量为929万吨,消费量为1430万-1450万吨。到9月底,中国白糖的余额将接近180-200万吨。此外,今年该行业对未来市场的信心相对不足,糖价目前正在走弱。据估计,2017-2018年将生产1050万吨白糖。明年增加消费有困难,约为1450万吨。本期短缺400万吨。各种渠道的进口总量约为630万吨,9月底余额为250万吨。

中国糖业协会副主席、广东中青糖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汉德在论坛上分析,2015-2016年三年来白糖余额分别为140万吨、160万吨和250万吨,呈现上升趋势。白糖价格在2017-2018年呈现下降趋势。他认为,在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背景下,糖储备也需要储备。储藏糖的拍卖在不久的将来不会对市场产生太大影响。然而,糖储备拍卖完成后,饱和市场将出现盈余。连续拍卖将抑制价格上涨。与此同时,中国的白糖消费总体上在下降。一方面,非正规渠道进口占据了国内小客户的需求;另一方面,大型终端不断添加淀粉糖来代替白糖。

中国将于今年10月取消食糖出口配额,出口量可能增加100万至200万吨。然而,全球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和替代品的增加使得糖消费增长缓慢。从国际白糖市场来看,目前全球白糖供应已由不足转为过剩,预计今明两年将有500万吨过剩。国内和国际糖消费增长将放缓,糖价格处于下行周期的边缘。

"国内蔗糖牛市已经结束."刘汉德建议,国家一方面应该限制非正常进口,控制进口总量。另一方面,应利用贸易救济措施的窗口期提高制糖业的综合生产能力,降低制糖业的总成本。在此缓冲期,整个行业应加强风险管理,特别是利用期货市场进行套期保值,努力锁定利润,以合理的价格卖出。

期货市场套期保值使企业走上质量发展之路

利用期货套期保值功能降低操作风险,使部分农产品加工企业跻身现代企业行列。郑商硕白糖期货于2006年1月上市后,山东星光糖业集团有限公司开始关注期货,并积极与资本市场接轨。通过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降低了操作风险,保证了企业的利润率。星光糖业董事长曹永兴应邀与大家分享他的成功经验。

目前星光糖业加工的白糖和玉米淀粉糖涉及白糖、玉米淀粉和玉米的几种期货品种。通过在期货市场运作,企业风险率降低了50%。2015年1月,公司以每吨4600元的成本价购买了一批原糖。当时,五月期货合约的价格是每吨5580元。该公司通过出售并购进行对冲

产品创新是国内制糖企业寻求突破的另一有效途径。曹永兴说,由于产品的多样化,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好。淀粉糖已出口到2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量达5000万吨。他说,糖业企业聚在一起谈论价格,淀粉糖企业聚在一起谈论设备。在过去几年中,淀粉糖在技术和设备上不断更新,引领整个制糖业。曹永兴表示,淀粉糖生产车间高度自动化,其中许多是无人操作的,而中国的一些糖业企业仍以车间为基础生产糖。他认为,国内制糖企业应抓住机遇,实现市场化转型,走上产品质量生存之路。当前工业价格的下降趋势表明,工业转型势在必行。

“保险期货”让农民摆脱价格波动

当前制糖业的转型必须是整个产业链的转型。糖价进入波动阶段后,如何保护农民收入?我们还必须在市场手段上找到突破口。在过去两年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中,许多期货公司做了糖料项目,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被保险农民得到了保险赔偿。

糖期货作为我国重要的农产品期货品种,已经上市十多年,为制糖业的发展提供了一个避风港。据了解,今年1月至8月,郑商硕的糖期货平均日成交量为26万手,平均日头寸为45万手。上市以来,白糖现货价格之间的相关性高达0.99,起到了非常好的价格“风向标”作用,市场功能得到有效发挥。目前,国内主要生产、加工和贸易企业都参与了期货市场,糖期货在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国泰君安期货风险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冯伟表示,广西36个县的农民完全依靠甘蔗种植来获得食物和衣物。白糖的价格波动一直是农民头疼的问题。地方政府尤其希望利用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来保护甘蔗农的积极性,同时保护制糖企业的压榨利润。国泰君安推出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包括农民、保险公司和风险管理子公司。农民从保险公司购买价格保险产品来保护价格。然而,如果价格不降反升,糖厂的目标价格将会提高,农民购买的保险可能无法结算。此时,风险管理子公司将使用加权平均价格对农民进行补偿,以防止价格下跌和上涨。

保险公司承担农民价格风险的赔偿,而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使用量化手段对冲期货市场的稀释风险。冯伟表示,在项目实施过程中,除了控制市场价格风险外,地方政府还应提供有效的监管机制来控制信贷风险,确保项目运营。此外,将期权纳入价格保险也是探索的方向。目前,价格保险的推广需要从业人员的大量尝试和各方的共同参与,以使产品更适合行业、更符合国情、更快落地。

浆西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