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双黄蛋落在欧洲 诺贝尔文学奖骨子里有一种傲慢

文章作者:www.cqjinxia.com发布时间:2020-03-12浏览次数:1194

原标题:邱华栋:为什么诺贝尔文学奖的双黄蛋落在欧洲

这反映了欧洲人的人文精神,并判断中国作家不配获奖

北京时间10月10日19: 00左右,瑞典文学院宣布2018年和2019年诺贝尔文学奖将分别授予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克和奥地利作家彼得汉德克。那么,为什么这个百年一遇的“双黄蛋”落到了两个欧洲国家,法院外新增加的五名法官对裁决有什么实际影响吗?残雪和余华等中国作家在英国一家赌博公司的赔率排行榜上排名很高,但最终没有获得诺贝尔奖。这对中国文学界来说是一种遗憾吗?这意味着什么?

为此,《北京青年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鲁迅文学院常务副院长邱华栋先生。2016年10月,他与彼得汉德克在北京参加了一次读者见面会,并长期研究外国文学。从他个人的观点和视角,他解释了这些疑问。“诺贝尔奖”北京新闻中有一种傲慢:残雪、余华和其他在英国一家赌博公司的赔率排行榜上排名很高的中国作家最终未能获得诺贝尔奖。这对中国文坛来说是一种遗憾吗?你认为这些启示是什么?

邱华栋:一般来说,诺贝尔文学奖是欧洲文学奖。它体现了欧洲人的人文精神和文化判断,其中有一种傲慢。诺贝尔文学奖的“双黄蛋”已经登陆欧洲,这符合欧洲人的人文精神和政治价值观。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作家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并不特别遗憾。

但毕竟,这个奖项已经颁发了100多年,在世界上有很大的影响。中国的茅盾文学奖只有30到40年的历史,它的历史只有诺贝尔奖的三分之一。因此,我们需要进一步努力培育这个品牌。

韩德克获奖或与评委的变化有关

北京日报:你会对彼得韩德克先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感到惊讶吗?

邱华栋:我不认为这是意外,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实上,他应该是2000年左右非常受欢迎的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在德国文学中,彼得汉德克先生的作品可以说是思想的骨架。一是对欧洲人文主义传统精神的继承。二是对当代欧洲社会,尤其是奥地利社会的深入分析、判断甚至批判,这些都反映在他的作品中。他实际上是一个具有欧洲人文精神的作家,同时又具有实验主义和先锋文学的色彩。

在他的小说中,我认为有一种哲学小说或意识形态小说的风格,它不依靠故事和情节来取胜,而是依靠一种精神分析和内心意识来呈现欧洲人的精神状态。尤其是德语国家的地位有助于我们理解一些欧洲国家核心文化的深层结构。

此外,彼得汉德克能够被列入近20名诺贝尔奖得主的入围名单,主要是因为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发生了变化。早在2016年,美国作家鲍勃迪伦(bob Dylan)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瑞典艺术学院的一些院士就对他的作品进行了猛烈批评,为此几位激进的女法官辞职。此外,2018年,还有另一桩丑闻,涉及瑞典艺术学院一名女院士的丈夫。几位院士辞职了,因为他们不满意研究院对此案的处理。因此,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被推迟到今年。

五名庭外法官参加了今年的投票。也许彼得汉德克的观点符合这些庭外法官的口味,并最终投了他的票。彼得汉德克获得了2019年诺贝尔奖。

女性作家隐喻波兰文化的命运

北京日报:你如何评价刚刚获得2018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克及其作品?

邱华栋:奥尔加托卡克的文学作品在中国大陆出版了三本书,其中《太古和其他的时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我看来,她是一个通过梦、神话、传说和历史反映现实的作家。奥尔加托卡克自己创造了一种梦的方式,构建了梦的文学空间,打开了时间和空间。可以说,她作品的现实感

她的作品也反映了中欧和东欧波兰文化的时间感和历史感。她的作品中有许多隐喻,揭示了波兰人命运的曲折和西欧与俄罗斯之间的历史命运。事实上,你可以在她的作品中读到这种感觉,但她并不清楚。她创造的是一个文学空间,很有美感,类似于《红楼梦》,既有历史背景又有美学艺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