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新闻

您所在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委员建议:对14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作出法律规范

文章作者:www.cqjinxia.com发布时间:2020-03-05浏览次数:982

原标题: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建议:对14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作出法律规定

如何对待未成年人犯罪,即未满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犯罪而不受刑事处罚?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时,这个问题引起了许多与会者的关注。至少有11名成员建议,应对14岁以下未成年人所犯罪行制定法律规范。有些人认为应该实行义务教育制度。有人建议修改刑事责任年龄。其他人认为父母应该对此负责。

顾虑1

建议推行义务教育制度

委员李380锋表示,据他的研究,青少年犯罪带来的新特点和新问题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甚至令人担忧:青少年涉嫌暴力、恶性犯罪的案件不断发生,犯罪类型更加多样,如山东淄博秦故意杀人案;未成年人利用信息网络犯罪的数量有所增加,犯罪手段也呈现出智能化趋势。未成年人利用智能电信技术实施的犯罪数量大幅增加,如电信欺诈、侵犯公民个人信息、非法控制计算机数据和信息系统。青少年犯罪团伙甚至组织的现象越来越明显。一些犯罪组织和黑恶势力有意识地引诱和控制未成年人犯罪。未成年人犯下的严重恶性犯罪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比如元江县一名12岁男孩的母亲被杀。

李380风建议,对于上述形式的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保留和完善未成年人教育制度。“目前,社会非常关注犯罪的低龄化问题。对于这部分未成年人来说,如果处理不好,一方面公众会不满意,认为他们已经沉溺于犯罪。另一方面,也不利于这些未成年人的教育和矫治。他们可能沿着非法和犯罪活动的道路越走越远,从而造成越来越多的伤害。据了解,一些学者称这种现象为“养猪困境”,并在养猪后将其杀死。因此,对《预防少年犯罪法》的这一修订应对此作出规定。”

吴月泽委员建议引入“强制抚养”制度,明确规定16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受刑事处罚,并由父母或其他监护人责令严格管教。其他措施不足以预防社会危害和有效教育矫治的,应当报经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批准,由政府实施义务教育。省级人民政府应当设立有教育行政部门、民政部门和司法机关参加的专门的强制劳教中心,分工负责。

吴越解释说,“义务教育”与“强制隔离戒毒”和“强制医疗”是一样的,都是强制性的司法措施。强制再教育主要解决未成年人个人故意杀人等严重社会行为的特殊情况。心理偏差已经相当严重,需要紧急干预,但没有监护人,家庭没有能力管教或不再适合由监护人管教。

关注2

建议修改法定刑事责任年龄

目前,青少年犯罪年龄提前,有恶性案件增多的趋势。一些父母和孩子利用未成年人的从轻处罚或非刑事处罚的机会鲁莽行事。”委员吕薇表示,在新形势下,要加大对未成年人恶性犯罪的处罚力度,“希望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未成年人的刑事处罚年龄和恶性犯罪的处罚”

委员周敏还表示,根据刑法规定,14岁以下未成年人不受刑事处罚

委员会成员陆剑民说:“我们同意周敏委员的建议,根据民法和刑法的有关规定,对一些享有民事权利的未成年人进行处罚。”。“对于严重犯罪和重复犯罪,不应进一步减轻处罚。你可以考虑进行身心健康和行为能力评估。如果你成熟了,有完全的民事行为能力,你可以像成年人一样受到惩罚。”

"我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严厉的惩罚是更有效的预防。作为未成年人,不惩罚那些犯下严重罪行的人就等于纵容强奸,这也是对受害者及其亲属的极大不公正。”委员尹说:“也许我们可以考虑降低未成年人的刑事责任年龄。如果考虑到影响等因素,我们是否还可以考虑设立一个特别法庭来审判针对未成年人的严重罪行,以统一的方式审判针对未成年人的严重罪行,而不是让所有未成年人对所有罪行负责。”

“对于严重的不良行为和犯罪,我们希望增加刑事处罚措施,”成员郑功成还说,“每年都有几起青少年杀人案件被披露。如果没有刑事责任和刑法的处置,那就不足以威慑。因此,它不仅是未成年人的犯罪预防问题,也是犯罪处罚的内容。”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环境和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

关注3

相关监护人的义务教育

林坦建议,法律应明确规定,对于未满刑事责任年龄且不受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应向其监护人提供义务教育;监护人拒绝接受义务教育的,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近年来,14岁以下未成年人犯下的严重暴力罪行时有发生。然而,由于他们还不到承担刑事责任的法定年龄,他们没有受到与其侵略行为相适应的刑事处罚,有些人甚至被释放。这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不满,也对公民的安全感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林坦说,保护未成年人很重要,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也很重要。”实践表明,未成年人犯罪与监护人履行职责不当、管教不严直接相关。一些父母甚至在他们的孩子犯罪后包庇纵容,而其他人对受害者漠不关心。因此,对未成年人犯罪的监护人应当给予适当的教育和处罚,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新京报》首席记者王叔